案例展示

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展示 >

美国金融危机简图:从次贷危机到金融

发表时间:2021-11-07 22:09

  次贷危机、金融危机;贝尔斯登、两房、雷曼兄弟、AIG、华盛顿互惠银行;MBS、CDO、CDS……一年多以来,这些名词频繁见诸报端。

  宏源证券结构融资部总经理宋鸿兵告诉本报记者,2006年美国的总负债还是48万亿,到今年已经达到53万亿。由于其每年GDP的增加值不抵债务增量,所以这个债务会一直增加下去。现在美国必须每天吸纳25亿美元的国外资本,才能维持自身的流动性,而且这一数字也在变得越来越大。

  而其储蓄率在近20年来却逐年下降,自2005年之后美国就一直处在负储蓄状态。

  “全国都不储蓄,花的钱比挣的钱多,而且已经积累了很大的债务,这就是问题的本质。”宋鸿兵说,美国以负债为代价,借外国人的储蓄来消费。但一直透支别的国家的储蓄,能透支多少年?真金白银越来越少,债务越来越大,形成一个巨大的债务泡沫。当透支到不能再透支的时候,当负债足够沉重且没人借钱给你的时候,危机必然会爆发。

  在透支消费的过程中,看起来美国成了全球经济的“火车头”,实际上却积累了大量的系统性风险。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中国产能畸形庞大的问题。宋鸿兵认为,美国危机从源头上讲,是全球经济的严重不匹配,即“以美国为代表的资产膨胀型过度消费模式”和“以中国为代表的过剩生产型增长模式”的经济结构失衡。从更深层次上讲,此次危机在本质上是对全球经济失衡的调整,是对需求方过度消费能力、供给方过剩生产能力的总调整。

  53万亿美元是美国GDP的4到5倍,这个数字意味着平均每个居民都有20万美元负债。

  资料显示,长期的低利率政策和房价暴涨是诱致美国家庭过度负债的主要原因。美国家庭房产占名义GDP之比2005年达到顶峰,家庭债务与资产之比从2001年起急剧上升,过去7年家庭债务与收入之比超过之前39年的水平。但房价不能无限上涨、在债务系统撑不住之后,债务回归也将导致美国过度消费能力的回归。

  专家指出,百姓是否违约主要是看收入情况。伴随着美国经济的衰退,当收入确实负担不了消费的时候,百姓的违约案件开始增多。其中信用最差的次级贷款也就最早出现了问题。

  资料显示,在美国房屋抵押贷款过程中,根据借款人不同等级的信用水平,分为次级贷款、次优贷款和优质贷款三个级别。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部在针对次贷危机的调研报告中指出,与优级贷款发放机构不同,次级贷款发放机构大部分缺乏销售网点,大多以经纪人、客户代理为销售渠道,而且这些机构大多不能吸收公众存款,而是依赖于贷款的二级市场和信贷资产证券化来获得流动性。相关的代理机构缺乏类似于金融机构贷款审查和风险管理制度,他们在利益驱动下,盲目发展客户市场,忽视借款人风险,成为孕育危机的主要因素之一。同时,大型商业银行直接卷入次级贷款的不多,因此遭受的直接影响也不大。但是,一些商业银行投资于与次级贷款相关的各种证券化产品,则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在刚刚过去的6、7、8月份中,由于利率大规模重设,百姓债务负担也迅速上升,导致了美国优质借款人也开始出现大规模违约。这个时候,美国危机就变得很不一样了。

  美联储再调降利息已不管用了,因为货币政策调降只能对金融机构管用,它的资金成本有所下降。但普通老百姓违不违约,则取决于每个家庭的收入情况。2008年美国百姓的收入7年来出现的第一次下降,粮油消费品价格却在暴涨,生活成本在上升,加之面临调息高峰,几方面因素促成了包括优质借款人在内的大规模违约。

  宋鸿兵说,房地美和房利美出问题就代表优质客户的违约大量出现,因为“两房”95%以上的贷款都是优级贷款,次优级和次级非常少。然而从2006年到目前“两房”的贷款违约率却涨了7倍。

  “华尔街的种种高风险金融衍生品已经成为‘金融领域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沃伦·巴菲特2003年发出的这一警告,在刚刚过去的这个9月得以应验,华尔街第一次让全球领教了金融衍生品的杀伤力。

  次贷危机本来是信贷市场的问题,但经过复杂衍生品,最后变成了证券市场的问题。MBS(住宅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就是次级贷款发放机构因为无法通过吸收存款来获得资金,为获得流动性而把次级贷款组成“资产池”,通过真实出售、破产隔离、信用增级等技术发行的证券化产品。后来,以MBS为基础资产进一步发行ABS(资产支持证券),其中,又衍生出大量个性化的CDO(担保债务凭证),以及进一步衍生出“CDO平方”、“CDO立方”等等。持续上涨的房价以及较低的利率水平使风险溢价较低,于是,这些产品成为机构投资者不惜以高杠杆借贷进行投资的对象。

  因为次级贷款是上述信用衍生产品最初的基础资产,所以次级贷款的运行状况直接或间接决定着这些产品的市场运行。一旦次级贷款发生危机,上述产品的市场将很难幸免于难。

  由于资产支持证券的反复衍生和杠杆交易,实体经济的波动(如房地产市场的波动)使这些信用衍生品市场及相关的金融市场产生更为剧烈的波动。

  当优质借款人出现问题,“两房”危机显现时,拖垮包括贝尔斯登、雷曼、美林、AIG和“两房”的CDS(信用违约掉期)浮出水面。

  据了解,CDS是1995年由摩根大通首创的一种金融衍生产品,它可以被看做是一种金融资产的违约保险。其中,购买信用违约保险的一方被称为买家,承担风险的一方被称为卖家。双方约定如果金融资产没有出现违约情况,则买家向卖家定期支付“保险费”,而一旦发生违约,则卖方承担买方的资产损失。一般而言,买保险的主要是大量持有金融资产的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而卖信用违约保险的是保险公司、对冲基金,也包括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

  从表面上看,信用违约掉期这种信用衍生品满足了持有金融资产方对违约风险的担心,同时也为愿意和有能力承担这种风险的保险公司或对冲基金提供了一个新的利润来源。事实上,信用违约掉期一经问世,就引起了国际金融市场的热烈追捧,其规模从2000年的1万亿美元,膨胀到2008年3月的62万亿美元。据统计,仅对冲基金就发行了31%的信用违约掉期合约。至此,CDS早已不再是金融资产持有方为违约风险购买保险的保守范畴,它实际上已经异化为了信用保险合约买卖双方的对赌行为。双方其实都可以与需要信用保险的金融资产毫无关系,他们赌的就是信用违约事件是否出现。

  而当违约事件大规模出现的时候,凡是跟这些相对应的金融衍生品的大型金融机,如贝尔斯登、雷曼、美林、两美、AIG这些CDS“超级玩家”都接连倒台。

  美国危机带给世界的另一个教训,是他们给予了市场过大的融资杠杆比例和过长的金融衍生品链条,过于复杂的衍生产品使监管变得非常困难,其中又涉及到混业经营和分业经营的问题,更容易出事。

上一篇:小龙坎火锅被曝存用扫帚捣制冰机等问题 公司致

下一篇:特种机器人家族从“矿用”起步

价格咨询:400-0938556    厂家地址:河南省-安阳市-南环路加油站往西200米

Copyright ©2015-2020 ag亚洲游戏首页【安全】 版权所有 ag亚洲游戏首页保留一切权力!